亚美尼亚成大国博弈新战场 美计划搞“迈丹”革命

2017-06-14 18:15:19

  2014年,当国际社会的目光聚焦于美欧与俄罗斯针对乌克兰危机的战略博弈时,原苏联空间的另一个热点地区外高加索发生的一些事件,也令人不得不担忧是年11月,亚美尼亚空军一架米格-24武装直升机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停火线附近被阿塞拜疆武装部队击落,随后阿亚在该地区发生了激烈的军事冲突,造成双方数十名军人死亡紧接着,在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强力调停下,危机局势得到化解但事件背后隐约可见美欧与俄在该地区博弈的刀光剑影   大国在外高开辟“第二战场”危险上升   值得警惕的是,在乌克兰博弈陷入僵局的背景下,大国在外高加索地区开辟“第二战场”的危险性上升相对于经济实力雄厚、政权稳定、坚持多元平衡外交政策的阿塞拜疆而言,亚美尼亚的处境则更加艰难,政策腾挪空间也越发逼仄如何在美欧与俄罗斯的强力“拉扯”下保证国家利益是当前亚美尼亚萨尔基相政权面对的最大难题,稍有不慎,或将重蹈乌克兰的悲剧   亚美尼亚是世界上第一个基督教国家,在公元4世纪便已宣布基督教为国教但在亚美尼亚人两千多年的历史进程中,基本上都处在异族统治之下曾统治亚美尼亚的异族按顺序主要有马其顿、罗马、波斯、拜占庭、塞尔柱突厥、蒙古、奥斯曼土耳其、苏俄可以说,亚美尼亚人的历史就是一部用“悲剧事件”叙说的反抗史   亚美尼亚将每年的4月24日定为“亚美尼亚大屠杀”纪念日“大屠杀”是指1915年至1917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时期大批亚美尼亚人死亡的事件亚美尼亚认为这是“大屠杀”事件,但土耳其历届政府均否认,并称死亡数字被夸大由于在“亚美尼亚大屠杀”事件上存在分歧,亚美尼亚自1991年独立以来一直没有和土耳其建立正常外交关系,土耳其也未对亚开放边境,双方一直就关系正常化进行谈判   2009年10月10日,在瑞士苏黎世,亚美尼亚外长纳尔班江和土耳其外长达乌特奥卢签署《关于两国结束长期敌对状态并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的协定》当时人们认为,这个协议的签署,是迈出两国结束历史宿怨、实现关系正常化的重要一步但此后由于土耳其在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间的纳卡冲突中支持阿方的立场,将土亚关系正常化与亚从纳卡地区撤出军队挂钩,导致双方关系未能有突破在多年苦等无果后,今年2月16日,亚总统萨尔基相从议会中撤回了已经签署的亚土协议,给两国关系改善的前景蒙上阴影   2015年是“大屠杀”事件100周年,亚政府将在埃里温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并邀请有关国家领导人赴亚共同纪念而土耳其也将在4月24日举行“加里波利之战”100周年的纪念活动近期,亚土围绕“大屠杀”事件的争论愈发针锋相对土耳其电视台TRT Haber19日报道,总统埃尔多安当天称,亚美尼亚想继续和土耳其为敌,而不是弄清楚“1915年事件”的真相,而亚美尼亚院外集团则打算利用这些事件进行反土耳其的活动   外界认为,在可预见的将来纳卡冲突调节难现曙光,而土耳其与阿塞拜疆的“兄弟”国家关系则将更趋深化对地缘环境封闭的亚美尼亚来说,与地区大国土耳其关系的冻结对其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的负面影响将越发明显,如何维护国家安全成为萨尔基相政权制定对外战略的首要考量因素,这也制约了亚国家战略的方向选择   政治经济形势不稳连累亚国内局势   亚美尼亚经济容量小、资源匮乏,欧盟、独联体是其两大贸易伙伴,在俄罗斯的亚美尼亚人的劳工收入和在美欧的亚侨民汇款对其经济发展起到支撑作用受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亚国内经济下滑严重,复苏缓慢尤其是,2014年美欧因乌克兰危机对俄罗斯制裁造成俄经济下滑、卢布大幅贬值,对亚经济也产生连带影响,造成亚对俄出口收入大幅下降,在俄务工人员汇款骤减亚专家认为,最近几个月德拉姆(亚货币名称)贬值、物价上涨和其他负面因素不排除是因为亚美尼亚加入欧亚经济联盟,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格鲁吉亚和其他一系列在经济上和俄罗斯联系紧密的国家货币崩溃的主要原因是美国和欧盟制裁俄罗斯的结果   亚美尼亚外汇储备以“灾难性的”速度减少根据亚美尼亚中央银行的官方信息,2015年2月,亚外汇储备规模是12.6亿美元,环比1月减少9100万美元   去年年末,亚美尼亚政府通过2015年国家预算文件,预算将在今年出现2.34%的财政赤字按照亚财政部副部长萨法良的说法,该预算方案是按照2014年9月1日的德拉姆兑美元汇率计算但3月24日,德拉姆对美元的汇率已经大幅下跌到1美元:476德拉姆的水平,亚国内的通货膨胀率不断上升   此外,亚美尼亚外债和融资成本不断攀升根据路透社19日的消息,亚美尼亚新发行了5亿美元的欧元债券,该债券的期限是10年,年利率是7.5%,也就是到期后将偿还8.75亿美元,这是该国迄今为止成本最高的外债   3月14日,亚美尼亚总统萨尔基相批准了由隶属于总统的宪法改革专门委员会提交的宪法改革的构想,按照该构想,亚美尼亚将由总统制变为议会制萨尔基相的政治对手确信,“萨尔基相着手进行宪法改革的目的是为了延续自己在总统第二任期届满后的政治生命”外界认为,萨尔基相从1999年就作为政权党“亚美尼亚共和党”的领导人,他可能计划在将来亚美尼亚的“政治坐标系”中不是成为总统或总理,而是成为议会领袖,继续领导这个国家   但萨尔基相的宪法改革构想遭致反对派的强力反对去年10月,在埃里温举行了由议会中反对派“三驾马车”——“繁荣亚美尼亚党”、“国家进步党”、“遗产党”联合组织的大规模集会,抗议当前的国内形势和国家发展道路著名寡头商人加吉克·查鲁基扬领导的“繁荣亚美尼亚党”在反对派阵营中实力最强,他对政府的批评也越来越尖锐,并得到了前总统科恰良的支持   然而,反对派阵营势力遭到削弱,萨尔基相得以顺利推进宪改进程亚议会议长加鲁斯特·萨阿克杨17日表示,宪法改革修正案将作为一个立法提案在议会按照正常程序进行讨论,并在2015年年底或2016年年初举行全国公投   不过,亚国内学者也提醒萨尔基相,最终的改革结果或许不会如其所愿,国家有可能陷入无休止的政党争斗中   美国计划在亚美尼亚搞“迈丹”革命   2015年1月2日,亚美尼亚正式加入欧亚经济联盟,选择了俄罗斯主导的欧亚一体化方向,这让美欧积极拉拢亚美尼亚加入欧盟的努力失败但美欧并不甘心,在对俄罗斯进行制裁、遏制的同时,也加大了对亚美尼亚的游说和拉拢,加大对亚援助和投资3月17日,欧洲开发银行与亚签署协议,在未来3年内向亚提供2.12亿欧元贷款和投资,优先方向是能源、基础设施和扶持中小企业16日,欧盟和亚在埃里温签署“建设高加索输电网贷款1000万欧元协议”、“高加索输电网计划相互理解备忘录”、“关于亚美尼亚加入东欧能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基金的投资协议”3份文件   实际上,亚加入欧亚经济联盟也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亚与南部强邻土耳其关系尚未正常化,亚土边境的保障和巡逻要依靠俄罗斯在亚久姆里军事基地的俄军近年来,阿塞拜疆军事实力快速增长,亚与阿在纳卡军事对峙中越发力不从心,需要依靠俄罗斯来维持军事平衡但亚国内要求欧洲一体化方向的政治力量声音和实力不容小觑,亚政权也想在大国的博弈中获取更多利益据亚媒体称,亚方有可能在今年5月与欧盟签署联系国伙伴协定的经济部分但亚想在大国的夹缝中玩平衡还需要更多智慧,乌克兰亚努科维奇政权就是昨天的“榜样”   值得注意是,美国并未停止在原苏联空间继续实施“颜色革命”的计划外高加索国家中的格鲁吉亚在“玫瑰革命”后已经彻底倒向西方;阿塞拜疆依靠丰富的油气资源、重要的地缘位置、平衡的外交政策让美欧不得不加大对其争取力度,欧洲“南部走廊”计划的气源还寄希望于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的天然气;亚美尼亚或成为下一个“革命”的目标亚专家认为,纳卡冲突僵持现状已成为欧洲“南部走廊”计划的安全障碍,因此,美欧希望将亚完全纳入其主导的安全机制内   美国著名政治评论家波尔·克雷格·罗伯特斯近日在其“俄罗斯正在遭受攻击”文章中说,继乌克兰之后,美国计划在原苏联地区的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进行下一轮“迈丹”(意指广场)革命,最终目的是借此加速俄罗斯内部的不稳定化罗伯特斯认为,美国真正的动机是在靠近俄罗斯的边界部署军事基地,像已经在波兰和波罗的海完成的部署那样   亚专家担心,如果未来亚宪法改革完成、实施议会制,将加强外部力量影响亚内部政治事务和制定对外政策的能力就如乌克兰那样,一旦亚社会经济形势不稳定,通过支持某一政治力量主导亚政党政治,经常举行选举和变换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