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伙尼日利亚遭绑架 被劫匪要求介绍女朋友

2017-04-03 05:11:52

  “惊魂63小时,哥被绑架了,周一被绑今早自己逃出”前天凌晨,杭州棣森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驻尼日利亚的员工朱矿建,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发布了这则令人目瞪口呆的消息     这个1986年出生的江西小伙子,在上周一被7名尼日利亚绑匪用AK47和手榴弹绑走后,绑匪提出了100万元人民币的赎金要求,否则就将撕票但凭借着朱矿建机智的周旋应对,他最终幸运地逃出了绑匪的魔掌     木材堆场惊魂——     一阵枪声袭来后     7名绑匪掳走了一个中国小伙儿     尼日利亚拉各斯时间3月23日傍晚6点,和平常一样,已经在那里工作了三个月的朱矿建,正在公司空旷的木材堆场监装货柜     突然,一阵枪声袭来朱矿建猛地意识到,是绑匪!因为在尼日利亚,绑架外国人并索取赎金的情况时有发生     与此同时,朱矿建看到7名绑匪迎面而至,手里除了手榴弹步枪外,还有一支AK47冲锋枪,持枪者一直在朝天鸣枪     见势不妙,他随即准备朝反方向奔逃,但寡不敌众,他最终还是被7名绑匪硬拉着绑走了     “直接就被掳进了丛林”朱矿建记得,当时被推搡着在丛林里跑了三小时才停下来随后,绑匪就地清理出一小片空地,并给他戴上了沉重的脚镣     在搜身时,绑匪从朱矿建身上搜出了一台数码相机和一部手机,并通过手机联系上了公司老板,索要1700万奈拉(约合53万元人民币)的赎金     获悉朱矿建被绑后,他所在的公司第一时间向当地警方报警,老总徐伟华并向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馆报告了此事为防不测,公司还是筹措起了赎金     机智周旋——     绑匪好吃好喝供着他     还试图策反他当内应     一开始,朱矿建以为,自己被绑架了,这下可要吃苦头了!可是后面发生的事情却出乎他的预料     由于尼日利亚普遍都说英语,所以朱矿建和绑匪交流便没什么大问题在和绑匪交谈过程中,他发现绑匪都是20岁出头的青年,也很乐意和他交流     “看管我的三个绑匪,三人分一盆米饭,而且只喝白开水”朱矿建后来告诉公司国内的负责人徐亚静说,但绑匪却给他满满一盆饭菜,“他们已经很了解中国人的口味了”     “他们给我买上面盖着牛肉的米饭、可乐、香烟和柠檬水等等,这些东西一般的尼日利亚人都舍不得吃的”朱矿建回忆,看着这些绑匪好吃好喝供着自己,他也就不管了,索性敞开肚皮吃     这期间,绑匪们也大概是闲得无聊,不仅会主动和朱矿建开玩笑,还一会儿让朱矿建给他们介绍中国姑娘做女朋友,一会儿又让他教他们中国功夫他们甚至还想策反朱矿建,让他说出哪些中国老板有钱,“让我去做内应,到时候绑架了中国老板,拿到赎金再分赃”     为了稳住绑匪,朱矿建都是满口应允,由此获得了绑匪的信任     赎金一变再变——     公司和大使馆镇定自若     让绑匪以为绑了个“赔钱货”     这边朱矿建机智地和绑匪周旋着,那边公司和大使馆也在积极想方设法营救朱矿建,但大家都尽力表现得很镇定     “绑匪后来还曾提出3000万奈拉(约合94万人民币)的赎金要求,但看我们公司的人和大使馆都表现得很镇定,就有些疑惑”徐亚静说,这也是为了迷惑绑匪而做出的策略,实际上大家心里都很紧张     这种迷惑手段在后来确实有了明显的效果,绑匪可能觉得自己绑了个“赔钱货”,于是急着“脱手”,很快就把赎金降到了500万奈拉(约合15万人民币)徐伟华说,到后来绑匪大概也是急了,打电话给公司的一名员工,威胁说如果再不给钱就要对朱矿建不利,“听到这样的威胁,我们非常担心,准备要给钱了”     然而就在朱矿建被绑架后第三天,徐伟华打算去支付赎金赎人时,一个来自当地警方的电话,让他欣喜若狂……     胜利逃亡——     有机会举枪杀掉绑匪     最终选择宽容和原谅     原来,正当徐伟华这边已经准备好了赎金时,一直在和绑匪机智周旋的朱矿建也找到了一个逃跑的机会     由于后来获得了绑匪的信任,25日夜里,朱矿建以镣铐太重为由,向绑匪提出,把脚上的镣铐解开, “没想到真的给解开了一只脚的镣铐”     没多久,三个绑匪就沉沉地睡着了,那支AK47就摆在不远处,只要朱矿建拿起枪,就能开枪打死那三个绑匪,“但我放弃了,不想害命,也不想拿着枪跑,毕竟很重”     就这样,朱矿建一手拎着脚镣,悄悄拿回了被绑匪拿走的相机后,迅速逃离了那块空地,一下子扎进了漆黑的丛林里,飞快逃跑,“手机没拿回来”     但还没等他跑远,绑匪们也醒了,并在后面一路狂追由于带着脚镣跑不快,朱矿建躲进了一处树丛中,“就听见绑匪在没命地朝我躲藏的方向开枪和叫喊,但看丛林没动静,就往别的方向去追了”     就这样,朱矿建算是暂时摆脱了绑匪     可是在非洲的丛林中,不仅难辨方向,野兽也很多,处处有着威胁幸运的是,朱矿建并没有遇到太糟糕的状况,“遇上了食人蚁,手臂上被咬得一塌糊涂身上也因为被树枝勾划,受了一些皮外伤”     摸索着走了两个多小时后,朱矿建终于找到了一条路,并且在一个骑摩托车的当地男子的帮助下,在26日凌晨被送到了当地警局     “后来警方就联系了公司,让我们去领人”徐伟华说,看到死里逃生的朱矿建,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小伙子心挺大的,到现在也不觉得后怕我们问他是否愿意回国,但他说他挺喜欢在那里生活,